三個咖啡杯,缺少第四杯

時代趨勢

一週工作三天,果真行得通?

Reading Time: 1 minute

隨著知名執行長和名人紛紛挺身支持縮短一週工時,Ben Hammersley 調查在工作量不變的情況下,是否真能減少坐辦公室的時間

 

從表面看來,這是位坐擁熱帶島嶼樂園的億萬富翁,說出這樣的話也不足為奇。通常一週工作 60 小時的員工,要是在下雨天通勤的路上看到這樣的發言,八成會把報紙丟在路邊。不過 Richard Branson 爵士在部落格發文表示,假期無限的彈性工時,正是工作獲得快樂和成功的方法時,他所指的不只是高階管理階層,而是所有人。不僅如此,據 CNBC 報導,他建議加長週末假期:

「有很多人巴不得週末有三天甚至四天。大家都想和心愛的親朋好友共度更多時光,有更多時間健身來維持健康,還有更多時間去探索世界。」

更佳的平衡

Branson 主張,現代科技加上對員工的基本信任,也就是相信大家能如期完成工作,不但有可能縮短一週工時,甚至應當要這樣做。如果能多出一兩天假日,員工就能去買菜、領取乾洗衣物、到郵局辦事之類,有時間處理家務和日常事務,而不必犧牲私人時間和家庭時光。結果呢?員工會更快樂、健康,乃至更有效率。換言之,提供員工更多休假,就能做好更多事。

這想法逐漸獲得肯定,甚至跨越政治、管理和員工的鴻溝。以 2018 年夏天的年度會議為例,全英國工會協會秘書長 Frances O’Grady,要求 2100 年前在全球實施一週工作四天。

這不只是理論而已,小公司試驗一週工作四天的事蹟,在網路比比皆是。總部在紐西蘭的遺囑信託公司 Perpetual Guardian 就提出了他們試行後的研究結果。之後,奧克蘭大學與奧克蘭理工大學的研究人員調查員工得知,24% 的員工表示工作與生活的平衡有所改善,而 7% 的壓力有所減輕。

同時,公司領導層回報產能沒有下滑。他們支付一樣的薪資,要員工完成一樣的工作,但員工能兼顧私事。

從冰島到芝加哥,一則又一則故事證實一件事:讓領薪水的辦公室員工一週有一天額外的休假,並支付同樣的薪資,並不會影響上班時完成的工作量或品質,卻對他們的家庭生活和健康有顯著的影響。這項結果令人又喜又驚。因為這結果確實產生一個疑問,減少 20% 的工時後,效率為什麼不降反升?

時間用在刀口上

或許記錄英國文職部門工作的歷史學者、Cyril Northcote Parkinson 的作品有答案。他在 1955 年曾說過:「工作會膨脹,占滿可用的時間。」這成了知名的帕金森定律。管理顧問和學者百年來驗證了帕金森定律屬實。

帕金森定律是多數人用工作填補所有的時間。如果只有四天時間報工,而不是五天,就會較少逗留在咖啡機前、減少查看 Facebook 的次數、停止浪費時間調整字體,然後辦正事。所以真正占用時間的不是工作,反而是其他事決定您擁有的時間,然後您用工作填滿空隙。

以這種觀點來看,Branson 的主張其實是工作場所文化和故意加班(讓他人看到您在辦公室的壓力)的傷害,無關工作與生活更好的平衡。很多產業有飽受毒害的著名例子:在椅子掛外套顯示人未離開,一大早或深夜傳送電子郵件,不滿地看著晚間第一個下班回家的員工;所有例子都顯示愈拖愈晚的下班時間。

為自己工作

以打卡上下班時間衡量完成的工作量,在工廠或許管用,但套用在知識工作就相當不妙。如果不是論件計酬(按照成品數量計算工資),那麼很難只做完分內的事情就下班,尤其是在只有自己認為應當準時上下班時。

可是當公司將管理導向的輪班改成一週三四天時,這部分的社會心理就會歸零。沒有不得不週一工作到週五,或是加班到六點五十分的社會壓力,員工突然能重新評估工作方式和手邊的工作。

而這就引發真正有趣的問題。如果沒有妨礙,沒有事情阻止您提早回家,也不必社交,好比說共進午餐、加入辦公室摸魚行列等,需要保持工作效率的時間可以縮到多短?

如果誠實評估您的職務,並有工具輔助,會不會能重拾更多時間?一週工作四天,會不會只是一週工作三天的前哨戰?一週工作三天的想法,為什麼令人感到不自在?

也許該在週末放個長假,仔細思考一下。


班.哈默斯利是英國網際網路技術專家、記者、作家、廣播員,現居美國

未來學家班‧哈默斯利